首页 |期刊 |展览 |培训 |画廊 |读编往来 |投稿 |订阅杂志 |联系我们
用户:密码:
站内搜索:
  最新动态 更多>>
《中国书画》全国各地代售点
中国书画大讲堂第二讲:“气韵生动...
与心徘徊——新生代工笔画家提名展...
《中国书画》书法名家邀请展暨公益...
“素月映丹青——当代中国画名家小...
融古开新——香港写意画家范子登回...
  推荐阅读
书画同源
明治世废汉字议
临书一得
尤伦斯走了,股票来了
无私的捐赠 永远的奉献
  下期预告 更多>>

 
 

新视野

谈诗、书学习及其他

◇ 沈鹏
时间:2017-11-15 09:30:00 | 来源:中国书画


 

  
  开讲之前,先说点“题外话”。我先后收到两封索字的邀请函,上面赫然写着“纪念曾巩同志诞生998年”“纪念李时珍同志诞辰500周年”。虽然“同志”这个词在春秋时代就有了,但是将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,又将明代药物学家李时珍称为同志,不知何等意义,为“尊重”或者随手写来?像这类的事,不免让人联想到当代风气用语不严,以致知识文化水平有所降低。又比如,刚才我来的时候一路看到围墙上很大的标语,每幅十到二十多字。但每个字经制作都压扁或拉长了,仿佛照了哈哈镜似的。书法,乃至绘画,古人早就说过“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”“增一分则太肥,减一分则太瘦”,不能随便变形的。像这样的事我初次遇到时,向有关方面提过意见。而且提的语气比较重,他们也觉得应该改,但久而久之,情况并未改变,甚至更严重。报刊为凑合版面用电脑缩扁了、变胖了、变瘦了,也不在乎。对美的理解很重要,哪怕这个设计编辑不会书画,也应该懂得起码不应该叫作品变形。不要小看这样的事,随时随地就在我们生活之中。如果我们平时在现实生活中都看到一些比较高水平的好作品,“近朱者赤”,大家的审美素养也都能跟着提高。但现在社会普遍存在审美意识下降的趋势,这是令人忧心的问题所在。
  刚才进来的时候,我突然看到“经典”两个大字,在英语里叫“classic”。“经典”本来是一个历史的存在,要经过历史的考验,站在历史的高度、文化的高度。孔孟老庄的著作都是经典。现代对王阳明的学术有了新的阐发,对他的“致良知”学说提出比以前可能更准确的评价,更深入认识他,这也有一个历史的过程。我说“经典”二字能滥用?会议主持人说他感受到当代文化界的“浮躁”,比如说书画工作者动辄“朝学执笔,暮已成家”,对于浮躁的学风,其实古人也早有这样的批评。有的大书画家自称他的画要多少年后才能被认识、书法多少年后才能被肯定,往往在当时人们并不理解。元代黄公望曾自谓其作品需五百年后方有知音。与其同为元四家的吴镇,很少从俗卖画,生活贫困,卖卜为生。相传他与盛懋为邻,盛的作品,因为画风精巧,为世所喜,门庭若市。但从格调境界上说,吴镇超越盛懋。经过历史的考验,大浪淘沙,吴被视为元代文人画的四大家之一。近现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先生,其“黑、厚、重、密”的笔墨风格,也是生前不为世人所理解接受,除傅雷等少数人外,绝少知音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其艺术成就却为后人不断地挖掘,被公认为20世纪山水画的高峰。这样的例子,在美术史、书法史上还有很多。对于在世的艺术家来说,地位、名气也都是一时的、相对的,只有不断地学习,“一息尚存要读书”,才是应有的态度。“经典”要经历史的考验。
  其实人一辈子都在学习,也可以说每时每刻都在学习。比如我这次演讲之前,要看书、想问题,这就是学习。过去陈寅恪先生在清华大学文史教授中学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