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期刊 |艺术家 |展览 |培训 |画廊 |读编往来 |投稿 |订阅杂志 |联系我们
用户:密码:
站内搜索:
  最新动态 更多>>
《中国书画》全国各地代售点
河山溢彩:《中国书画》杂志社书画...
诗花墨雨——《中国书画》杂志社书...
与道俱往——中国代表性人物画名家...
“墨者乐春”《中国书画》名家作品...
芒鞋不染——纯空法师新作展暨“国...
  推荐阅读
书画同源
明治世废汉字议
临书一得
尤伦斯走了,股票来了
无私的捐赠 永远的奉献
  下期预告 更多>>

 
 

新视野

关于当代书法症候的生态文化对话

时 间:2013年5月 

地 点:北京大学中文系

人 物:龚鹏程 王岳川

一、呼吁书法的文化化与文人化审美风尚

王岳川:1918年,蔡元培先生在北京大学成立了书法研究会,这是现代大学中成立的最早的书法研究机构,可惜到30年代中止了。到了50年代,北大转成了文理综合大学,到了六七十年代、七八十年代,艺术学科就被逐出了理工和文科教学体系。北大重视文、史、哲、考古、数、理、化、天文、地理,已然没有了艺术的位置,蔡元培“以美育代宗教”的维度实际上已经落空了。1995年我和金开诚教授主编了一本260万字的书—《中国书法文化大观》,重新在北大倡导书法文化。到了2003年,北京大学终于成立了书法艺术研究所。

这时我才发现,中国当代书法界处于“书法战国时代”:各种山头派别,各类书法拜金主义、书法西化主义、书法民间主义等等思想状况都有。北大书法所何以立足?事实上,中国书坛格局比较复杂,大体上分为两大系统:

一是美院系统,将西方当代美术思潮作为标杆,倾向于把中国书法变成一种现代美术的书写。于是,西方有行为艺术,我们就搞书法行为艺术;西方有拼贴艺术,我们就搞书法拼贴;西方有观念艺术,我们就搞书法观念艺术。这些基本上是西方时髦的现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的一种中国变种。

二是师院系统。师范院校主要培养未来的中小学老师,所以强调三笔书,要求将钢笔、粉笔、毛笔字写好。这使其不太强调和西方现代、后现代艺术接轨,而重视掌握传统技法。但是也存在一个问题,那就是实用目的很强,强调掌握传统技法把字写好。

我们认为综合大学的书法研究所给出了第三种选择—强调书法的文化性—既不能把书法美术化,也不能把书法传统技法化,而是要把书法放在广阔的文化背景下,强调书法的文化精神跟文化身份。我在1994年就提出“书法文化”概念,现已成为书法界的共识。我又发展一步,从“书法文化”走向“文化书法”。提出“文化书法”的主要目的是跟美术书法划清界限,也和那些民间书法、日常书法区别开来。提出文化书法的观念,意在找回曾经失落的文化精神,找回老北大学者的艺术风范,并致力于弘扬正气、优雅的经典书风。弘扬“文化书法”,就是要追求温润的人格内涵、恢宏的意义表达、美妙的诗意呈现与广博的人间关怀,以空灵、高迈、宏大、温馨构筑人类的精神生态。文化书法强调书法回归艺术本意—明心见性、道不远人、依仁游艺、立己达人—以诊治现代性艺术的精神疾患。

      我坚持认为,书法应该以精英文化审美趣味为底蕴,书法在形态上应该是要求走向经典的、典雅的、文化的、文人气息的,它的内容最好写经史子集,不要去写一些乱七八糟的,甚至是一些非汉字书法类的东西。它的功能是提升民族的文化品位,是生态文化精神对书法文化生态的净化。文化书法的价值取向是规避书法拜金主义和文化自卑主义。这意味着,提升书法的文化品位,张扬书法艺术的文化意识,不把传统变成文本,而要变成一种精神,从每个人的思想中流过。在教学理念上,我坚持书法是一种学术文化,应有哲学思想贯穿其中,才能达到艺术上的创新。唯此,书法作为中国文化思想中精微的部分,方能承载21世纪的独特的中国文化精神。文化是书法的本体依据,书法是文化的审美呈现。

为此我总结出文化书法“十六字方针”—回归经典、走进魏晋、守正创新、正大气象。具体而言,其一,将历经百代而不衰的经典书法作为标尺,尊重经典,走进经典,感受经典,接近经典。其二,将魏晋这一“书法自觉时代”作为文化书法追求的审美风范,不管是大王的小草,小王的大草,乃至唐代张旭、怀素的狂草,其实都属“二王”一派。如果说,思想的轴心时代是先秦诸子的话,那么书法的轴心时代就是魏晋。其三,将“守正”作为“创新”的前提,强调中国书法不能守邪创新、守歪创新、守怪创新、守俗创新,要坚决抵制书法杂耍主义—什么舌头写字、耳朵写字、脚丫子写字、裸体写字之类装神弄鬼、怪模怪样之不正风气。其四,在书法美学风格上追求“正大气象”∶一要正—正宗、正脉、正统;二要大,作为书法大国、文化大国、人口大国,仅仅搞小趣味、小技巧、小鬼脸,是没有什么好处的;三要有大气—有浩然之气;四不能仅仅沉浸在清代、民国衰败之象中,而要上追晋唐气象,乃至先秦孔颜气象。只有守正创新才能获得正大气象,反之亦然,只有坚持正大气象才能守正创新。我们这一代如果不守正、不创新,必成盲人瞎马,其行不远。

二、书法文化精神内涵传承重于形式标新

龚鹏程:传统的审美价值在今天确实面临着很大问题。在当下的文化环境中,社会大众搞不清楚,往往是从欧美的审美角度来看事情。我们的教育对中国传统文化也不够重视。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知识分子、大学生,对中国传统的琴棋书画,基本上是一窍不通。中国人的审美价值、审美口味已经改变了。当然你讲在农村,在比较具有传统性的区域中,可能还保留了重视传统文化的态度,但主流体制却实在是西化得厉害了。

当然,风气还是慢慢在变。这些年,大陆兴起传统文化热、国学热,有很多传统文化价值正被重新发掘,大家不像过去那样自卑了,已开始重新审视它的价值。书法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面,被重新认识,这是一个契机。中国书法的价值也应该有更多的机会被人们认识。

      过去有不少书法艺术创作者的实践,实际上是在破坏汉字的体系。他们希望去除字形,或者不管字义,随便写少数字,甚至一个很粗鄙的字;或者写字根本不要字义,不写一个完整的句子,书写内容忽略了汉字的意义和结构。这些做法表面上是在创造现代书法,实际上是在拆解整个汉字的体系。

      近代人有创新的焦虑。老是觉得我要创新,但创新到底怎样个创法却缺乏较多成熟的思考。乱搞一气不叫创新。你非常熟悉西方近代的那些解构主义、后现代大师,他们哪个不是重新去解读古希腊和文艺复兴的艺术,从传统中重新寻找契机的?他们找到了很多,创造了很多,这些创造是他们从西方文化传统中发现了很多原来没注意到的、有待挖掘的东西,在这里面再发展出些新的东西来。难道西方这些创新是从学习东方来的吗?当然对东方也有借鉴,比如海德格尔,可是那些东西和东方其实很不一样,主要还是从西方自己传统里面发展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节选自《中国书画》杂志2014年第3期(总第135期)

 
友情链接
数字期刊
合作站点
博看网读览天下喜阅网悦读网龙源期刊网91悦读网VIVA阅读百度艺术百科
版权所有:《中国书画》杂志社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亮甲店130号恩济大厦B座4层   邮政编码:100142
电话:010-63560706   传真:010-63560985   技术支持:15910958576   网站广告:010-63560706-1019
京ICP备09026929号-1